墨白乘

貂蝉x韩信 非原创转载

 1.

  她是天下最美的舞姬

  貂蝉来到召唤师峡谷,无疑是一个十分震撼的消息

  “不要,爱上妾身。”

  粉白的裙裾泛开层层叠叠的涟漪,手中漫不经心地把玩着花球。眼波明媚风流,她踮着脚尖向前跳起,花球轻掷。

  貂蝉击杀吕布

  众人叹,即使是嗜血如命的战神对她爱如了骨血,她也不留情面。

  啧啧啧,好一个英雄难过美人关。

  于是乎,他们虽仰慕貂蝉美貌却也只是可远观不可近亵。

   2.

  蓝爸渐渐残血,她垂下头去,睫毛微扇。

  头上的步摇随着鬓发滑落下来,她下意识去扶,

  风吹草动,然后蓝爸轰然倒下,一个红袍红发男子手持长枪站旁边面上笑的狂妄。

  ………

  第一次被抢蓝

  貂蝉想都没想,将那花球抛去。闪到那人的面前。带去淡淡的花香味。

  他却顺势将她带入怀中,长枪不知何时到了眼前。“唔,是个美人儿”

  韩信击杀貂蝉

  貂蝉最近有了心事,就连她最喜欢的舞也跳的心不在焉。

  她瞄了一眼地图上前往野区的韩信,嫣然一笑。

  草丛里,她守在敌方野区的蓝爸旁。他像往常一样一个箭步长枪刺来,英姿飒爽。

  她胸有成竹地闪去,脚下绽开桃花阵,面上潋滟笑的倾国倾城,朝他抛出花球。

  她身上有醉人心魄的花香,他有些愣神,从不离身的长枪掉在了地上

  貂蝉击杀韩信

  这个世上从没有人逃得出她的桃花阵

   4.

  后来貂蝉每每蹲草,大家都知道韩信又有麻烦。

  不过要像他往常一般风驰电掣,解决一个舞姬并不是问题,只是他乐意。

  于是当貂蝉跳到她的面前,带去一阵花香

  他要么捏捏小手,要么握握腰肢,要么亲亲脸蛋儿

  她要么气急败坏地将他了断,要么仓皇逃出,要么忍无可忍————

  貂蝉大杀特杀韩信

  啧啧啧,众人叹,好一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可是后来貂蝉再也没蹲过草

  可是他身上还残存着微微花香。

   5.

  吕布最近看韩信不顺眼,很不顺眼。

  于是叫上典韦和曹操去对面野区蓝爸旁的草丛里蹲着

  韩信果然来了,有些失魂落魄。

  突然他眼睛一亮,草里有人

  突然三个人跳出来,将他节节逼退到墙角。

  韩信眯着眼吹着口哨,顺带伸手理了理垂到额前的一缕红发,剑眉微挑

  “在下韩信,有事么?”然后提起长枪冲出重围。

  红袍上是被染成深色的细纹,额间渗出密密的汗珠,他用长枪勉强撑着,半跪在地上。

  突然他的面前带起一阵花香。

   6.

  她的裙裾旋开,袖袍抛出的花球带着潋滟桃色,舞步轻盈曼妙,眼波明媚巧笑嫣然。

  桃花阵外血流成河,桃花阵内风华绝代。

  看着最后一个英雄倒下,她垂下了眸子

  云鬓步摇芙蓉颜,她像极了染了血色的彼岸花。

  侧过身去,见他曲腿坐在墙角出神,不过也是。

  貂蝉扶了扶簪中髻,莲步轻移,走得很慢。

  韩信摇摇晃晃站起来,长臂从后面揽住她,混身带血的狼狈,鼻尖仍萦绕着花香:“唔,想你了,美人儿。”

  花有再开的那天,人也有重逢的时候。

   7.

  于是后来貂蝉又开始蹲草,不过后来韩信再也没打过蓝。

  貂蝉蹲在墙角开始掰花瓣,喜欢,不喜欢,喜欢……

  貂蝉突然觉得自己很矫情,于是把没掰完的花瓣丢在地上踩了个稀巴烂。

  听说李白那儿酒很好喝

  韩信被李白从泉水扯过去的时候,她醉卧在地上

  嘴里嘀嘀咕咕些什么,连最喜欢的步摇和花球都被丢到一旁

  她面上飞起红霞,微醺的眼睛眯起来,红唇丹青媚态天成。

   8.

  韩信把李白轰过去,二话不说把貂蝉抱起来。

  她开始扒自己的衣领,他将她的手摁住

  然后她挣脱,又开始拨他的衣领。

  “你想不想,看妾身跳舞。”

  她笑起来,韩信手一松,她的脚尖便踮在地上。

  “想,以后慢慢看。”

  然后他身体前倾过去

  “干嘛”

  “干你”

  •END•